網站導航 設爲首頁 加入收藏
0543-8171886
bzcmwtg@163.com
  • 綜合廣播|
  • 交通頻道|
  • 音樂頻道|
2019年12月04日 14:56来源: 齐鲁晚报今日滨州作者:
查看數0

 “爸,您到哪裏去了?這麽多年你怎麽不回家呀?……”離別19年後再次見到父親,老人的女兒周某靜不自禁地雙腿跪地緊緊地抱著父親,一旁的弟弟周某勇也在一旁痛哭。這是11月23日發生在濱州市救助站的一個認親場面,格外感人。

長期在濱州街頭流浪的67歲老人周某本,在熱心志願者與救助站工作人員的幫助下,終于聯系上失聯19年的家人。23日,周某本在家人的陪同下,在闊別家鄉多年後,終于踏上返鄉之路。志願者路邊雜亂之中發現流浪老人19日,濱州市召開“寒冬送溫暖”專項救助街面巡查志願服務活動召集會議。濱州海燕社會工作服務中心、星火公益、白鹭湖公益等組織的志願者表示自願加入濱州市流浪乞討人員街面巡查志願者隊伍。此次參與救助的李岩就是其中一員。21日,李岩和吳利霞在回濱州的路上,經過沾化區泊頭鎮明家村時,發現路邊在一個石頭上堆著一些塑料袋,在這些堆積的雜亂的塑料袋中,李岩又覺得當中似乎躺著個人。加入星火公益已有12年頭的她,做過的幫扶也不計其數,這個發現讓她覺得有必要調頭回去看看,結果發現雜物堆裏確實躺著個人。“老人身穿棉衣、棉褲,坐在路邊的石頭上,空地就那一點兒,往旁邊一動就容易掉溝裏去。”李岩說,當時老人渾身髒兮兮的,手裏拿著兩張在雜志上剪下來的圖片,雖然老人身上髒兮兮的,但是手裏的圖片卻十分幹淨。

志願者發現老人並做簡單問詢

“家在哪裏?”“從哪裏來的?”李岩蹲在他旁邊慢慢地問,所幸老人記得自己的名字與家庭住址。就在此時,李岩想到尋求救助站,幫助老人尋找家人。于是,李岩便給濱州市救助管理站打了電話。

站际沟通核实身份,子女千里之外赶来接父滨州市救助站接到电话后,立即协调距离最近的滨州市沾化区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将其护送到滨州市救助站。   滨州市救助站工作人员说,老人看着60多岁,驼背,虽然能和他沟通,但是说话含糊,吐字不清,再加上是方言很难听清。幸而,當工作人員問會不會寫字時,老人說“會”,然後老人在紙上寫下了“山東省安丘縣擔山鄉周家院莊,周某本,67歲”。

滨州市救助站工作人员通过搜索查询发现,潍坊市安丘县有一周家院庄村与老人描述的极其相近,于是工作人员与潍坊站联系核实。当地村委说,村内有一老人名叫周某本,已经走丢近二十年了,并提供了其儿子的联系电话。 随后,滨州市救助站联系到了老人的儿子,通过微信視頻的方式,其儿子周某勇确认了老人就是自己失散19年的父亲,并表示将和姐姐一起到滨州把父亲接回家。 2019年11月23日,老人被救助后的第三天,儿女从上海、安徽赶来滨州接父亲回家。为寻父辍学打工,19年后终相见

周某本的女兒周某靜在與其交談

“你知道我是誰嗎?”“不認識。”“你還記得你兒子和女兒的名字嗎?”“周某勇、周某靜。”聽到父親喊出的名字,女兒一下子就撲倒在父親懷裏,哭著喊“爸爸”。 “這麽多年你去哪了?也不回家,我們找了你這麽多年,爲什麽不給我們一點信啊?”女兒蹲在父親旁邊,摩挲著父親的手,站在一旁的兒子,雖然嘴裏“埋怨”著父親,但是顫抖的聲音、握緊的雙手“出賣”了他正強忍著的情感。 周某勇說,父親走丟那一年,他剛上小學四年級,爲了尋找父親,他和姐姐辍學四處邊打工邊尋找父親,發過傳單,當過裝卸工,送過快遞,做過銷售,他找的每一份工作都是以時間自由、接觸人多爲主,就是爲了能有時間、有機會尋找父親。“這些年爲了找父親,我和姐姐好幾次都差點丟了命,幸虧有那麽多好心人幫我們,我們姐弟倆才能支撐到現在。”兒子周某勇說,前幾年曾接到信息說父親在東營,後來也沒找到,直到這次接到濱州市救助管理站的電話,才真的確定父親的消息。

周某靜(左三)與周某勇(右一)爲濱州市救助站送去錦旗以表感謝

23日上午,姐弟兩人與濱州市救助管理站辦理完離站手續後帶著父親離開了。然而到了下午兩點多,他們再次來到濱州市救助管理站,特意送來了一面錦旗,表達感謝。他們說,先帶父親回老家恢複戶籍,再帶父親回上海安享晚年。

網友評論